您的位置 首页 时政

五柳村即时导读直播荐股钓鱼“杀猪盘”乍起 监管重拳在路上

时代周报记者 陶书宁 发自上海打开手机交易软件,看着冠城大通(600067.SH)的股价走势,有着7年股龄的黄明涛意识到,自己被人当“猪”杀了。

时代周报记者 陶书宁 发自上海追逐资讯网

打开手机交易软件,看着冠城大通(600067.SH)的股价走势,有着7年股龄的黄明涛意识到,自己被人当“猪”杀了。

“原来,我才是最蠢的。”9月25日,在直播间“老师”诱导下,黄明涛全仓买入冠城大通,短短4小时内亏损20%,一时间无法释怀。与其同时段买入的投资者,有的甚至浮亏超过8万元。

黄明涛的遭遇,并非孤例。今年以来,通过网络直播荐股忽悠中小散户高位接盘的骗局明显增加,直播的方式更直观、更具诱导性,容易让人于短时间内在缺乏思考的情况下买入,沦为接盘侠。而部分投资者将此类骗局称作“杀猪盘”。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在合谋上演一出出“杀猪盘”大戏的过程中,“庄家”与“老师”互为狼狈,分工明确。骗局并无高明之处,却总能轻易博得众多投资者信任。以“信任”为镰刀,别有用心者获利颇丰,普通投资者损失惨重。

监管部门的重拳整治已经“在路上”。9月18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常德鹏在证监会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证监会已部署派出机构启动为期三个月的专项整治行动,对相关黑色产业链重拳出击。

遭遇“杀猪盘”

9月25日早上9点14分,在名为益股大讲堂的网站直播间中,一自称“张为民”的“老师”公布了其所谓的“致富密码”—冠城大通。

“直接挂涨停,直接挂涨停,这个票马上开启连扳。”张为民卖力地吆喝着。

因为数日前在天际股份(002759.SZ)上跟随获利的经历,黄明涛对“张为民老师”深信不疑。没有过多考虑,9点15分,黄明涛以涨停价每股4.85元的价格全仓买入,9点25分,交易软件显示全部成交。

成交时,黄明涛沉浸在获胜的幸福之中。稍早前,张为民及其助理通过直播间和微信告知他,“这个股票起步7个涨停”。

“没时间考虑,怕晚了就上不了车了。”黄明涛说。

数据显示,9点15分,冠城大通刚开始盘前竞价,涨停挂单瞬间达到20516手,其股价也被拉升至涨停。随后,涨停挂单继续增加,到9点20分,冠城大通保持涨停,涨停挂单高达243301手。

直播间的情绪随即被点燃。一众投资者纷纷表示跟进,甚至有弹幕称,卖房子、卖老婆也要跟进,其间不乏有弹幕表达着对“张为民老师”的钦佩之情。

彼时,黄明涛还在为自己的杀伐决断窃喜。

9点23分之后,冠城大通涨停封单快速减少,卖单迅速增加,到9点25分,涨停封单仅剩24122手。同花顺行情数据显示,集合竞价期间,冠城大通撮合成交32万手。这意味着,集合竞价期间有1.56亿元资金挂单卖出。

然而,黄明涛并不知道这预示着什么。

展开全文

与此同时,直播间不时出现“杀猪盘”的质疑声。从受害者向时代周报记者提供的截屏图片来看,质疑者很快被噤声,其弹幕也随即被拥护声所淹没。

其实,早在9月24日晚,便有股民在股吧发帖提醒该股疑似“杀猪盘”,不过,似乎并没有引起重视。

“那会儿就像现场看球赛一样,那种氛围下,根本控制不住,就是知道是骗子也会买的。”黄明涛说。

9点30分,冠城大通以涨停板高开,但仅仅维持了一瞬间,随即分时线直线打绿,股价由涨9.98%变为跌4%,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

直播间亦由一片叫好声转而满是质疑声。

“‘张为民老师’说这是意料不到的事,他也亏了,叫大家周一卖了,亏损的再带大家赚回来。”黄明涛回忆道,“我们叫他打开交易账号给大家看,他装作没看到,不肯公开。”

紧接着,“张为民老师”借故离开直播间,黄明涛及其他几名投资者被移出微信群聊。黄明涛转而联系张为民的助理时发现已被拉黑,随即,直播间也被关闭。

此时,黄明涛才如梦初醒—自己遭遇“杀猪盘”了。

午后,黄明涛亏损幅度扩大,冠城大通股价一路走低至跌停,上演“天地板”,集合竞价期间跟进的投资者单日亏损20%。

而冠城大通当日则以77.4万手的成交量创下4年多以来的新高。截至收盘,冠城大通跌幅达9.98%,报3.97元/股。

盘后数据显示,冠城大通因有价格涨跌幅限制的日价格振幅达到15%登上上交所龙虎榜,前买五卖五席位累计净卖出7330万元。

其中,卖一中国银河证券广州滨江东路证券营业部及卖二中信证券深圳分公司两个席位卖出凶猛,分别净卖出5879万元和1459万元。据了解,中信证券深圳分公司为知名游资欢乐海岸的席位。

信任即“镰刀”

“我们就是太信任他,不管涨跌都要我们全仓买进。”复盘整个过程,黄明涛有些懊恼,“原来我们才是最蠢的傻子”。

股市中的“杀猪盘”代指别有用心者,以荐股的名义,通过拉群、直播等方式与投资者建立信任,时机成熟后让投资者买入某只股票,而庄家出货从中获利的骗局。在骗局中,博取黄明涛们信任的“老师”恰是不可或缺的关键角色。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相关投资者的爆料发现,在此类股票暴跌前,均出现过所谓的“老师”利用微信群、直播间等社交平台强力推荐的情况。而在出货阶段,“老师”们的作用开始显现出来。

“老师负责拉客户接盘,庄家则按照接盘资金或获利金额给予老师一定抽成。”广东一小型游资龚浩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其口中的客户一般指的是广大的中小投资者。

抽成则一般是接盘资金的1%-5%,“只要有截图证明成交了,庄家便会付钱”。据龚浩透露,部分“老师”的确会收集成交截图,“一方面是为了事后结算,另一方面则是方便庄家安排出货计划”。

据龚浩介绍,在圈内,“杀猪盘”有一个“文雅”的名字—“网络出货”。而目前,网络出货几成庄家标配。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庄家”与“老师”往往互为狼狈,两者有着详细的团队分工。对于“庄家”来说,一套完整的“网络出货”流程,往往包括吸筹、准备派货(亦称“出货”)、派货三个阶段。而对于“老师”们来说,则需负责引流、培养客户、配合出货三个阶段。

“以往最难的就是出货,而老师及其客户的存在让这一环节难度变小,出货效率大大增加。”龚浩说。

曾经参与过为“老师”引流的冯磊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老师”团队通常通过在门户网站、财经网站、微信公众号、股吧、抖音等平台投放广告或其他内容的形式,来获得客户资源,进而借助电话推销等手段向荔枝TV、呱呱财经等直播平台或微信群引流。

“类似于留电话免费诊股、大神公众号互推等都是广告,目的均是为了获客、引流。”冯磊称。

完成引流后,“老师”团队则会通过技术教学、带领“吃肉”等手段与新入群的投资者建立信任关系。初进群后,黄明涛尚仅感叹“老师”渊博的知识,而在天际股份上获利后,黄明涛便开始沦陷。

一旦形成信任关系,则意味着“收割”即将开始,而放长线“养猪”,养得越久,则割得越狠。

“在群里,很难保持独立思考。”黄明涛说,“一个群里三四十个人,被移出群聊后才发现,只有两三个人是受害者,其他人都是‘托儿’。”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尽管“老师”们的操作手法高度雷同,与传统“拉人头”的骗术相比并无更加高明之处,但却十分好用,成功在不同案例中重复上演。

频繁上演的骗局

人性的吊诡之处在于,在一次又一次“入局—收割—懊悔”循环中,无论哪个“杀猪盘”案例代价如何惨重,教训如何深刻,均未能避免投资者重蹈前人覆辙。

这也是类似的骗局得以在A股频繁上演的深层原因。

9月9日开盘后,嘉美包装(002969.SZ)股价一路上涨,短暂涨停后,出现巨量卖单,股价迅速下跌,直至跌停,上演“天地板”。随后连续三个交易日一字跌停,投资者损失惨重。

9月14日,时代周报记者从呱呱财经APP客服口中得知,9月9日早上,有讲师利用该平台直播间,号召投资者高价挂单买入嘉美包装,从而造成部分投资者亏损严重。

事实证明,嘉美包装属于典型的“大幅吸纳筹码—锁仓—快速派货”操作方式,股价走势上呈现短期上涨后快速大跌特征。

余波未平,9月18日A股再现疑似“杀猪盘”。

在中坚科技(002779.SZ)股吧,部分投资者表示,当日中午在微信群收到所谓“老师”的指导,买入中坚科技。多位投资者表示,“老师”曾声称“预计三连板,冲击40%”。

分时图显示,9月18日下午开盘后,中坚科技成交量快速放大,1分钟内成交1.54亿元,不过截至收盘,中坚科技股价封死跌停,全天成交2.62亿元。

今年以来,A股市场已有10余只个股被指卷入“杀猪盘”事件,除嘉美包装、中坚科技外,还包括济民制药(603222.SH)、泰嘉股份(002843.SZ)、松霖科技(603992.SH)、我乐家居(603326.SH)、盛洋科技(603703.SH)、原尚股份(603813.SH)等。

时代周报记者综合上述案例及对多位投资人士的采访发现,此类“杀猪盘”往往具有流通市值小、走势怪异且独立、换手率低等特征。

济民制药2020年半年报数据显示,期末公司总股本3.2亿股,前五大流通股东持股达61.53%。据此推算,济民制药剩余流通股份约1.23亿股,按照济民制药股价异动前,即6月3日的收盘价48.65元/股计算,剩余流通市值约为59.89亿元。

盛洋科技的流通市值更小,公司总股本2.3亿股,前五大股东共计持有公司56.44%的股票,剩余流通股份约为1亿股,按照5月14日18.89元/股的收盘价计算,剩余流通市值仅18.89亿元。

“流通盘小,有利于庄家花不多的钱来实现控盘。”龚浩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另一方面,此类股票还有一个显著的特征,就是走势独立,不跟随市场大势。

以济民制药为例,4月3日跌停后,公司股价便几乎处于横盘状态,直至6月4日。其间,公司股价几乎不受大盘影响。

“一般股票不会横那么直,这是很明显的控盘。”龚浩称,除了横盘,此类股票还可能出现不断上涨的走势。“但基本上属于庄家左手倒右手,自己卖自己买,成交量不高,换手率比较低,没有对手盘,流动性很差。”

“此类股票庄家一旦开始出货,便特别犀利,基本就是跳水。”龚浩补充道。

维权索赔困难重重

从证监会已发布的消息来看,目前“杀猪盘”已被重点监控。

早在6月19日,证监会发布风险警示,表示个别股票有“大V”配合“庄家”出货,忽悠式荐股,投资者接盘后股价暴跌损失惨重,需高度警惕。

证监会同时表示,对操纵市场、非法荐股等违法行为,证监会将保持高压打击态势,发现涉嫌犯罪的,及时移送公安机关立案查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9月18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常德鹏在证监会新闻发布会上亦表示,证监会已部署开展专项整治行动,严厉打击“股市黑嘴”、“非法荐股”、“场外配资”及相关“黑群”、“黑APP”。

常德鹏表示,“股市黑嘴”“非法荐股”“场外配资”等违法活动是资本市场的“毒瘤”,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损害投资者合法权益,证监会对此始终保持“零容忍”态度,坚决持续予以打击。

针对此类问题,证监会部署派出机构启动了为期三个月的专项整治行动,对相关黑色产业链重拳出击。

汇业律师事务所律师毕英鸷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依照《证券法》的规定,操纵证券市场、编造传播虚假信息或者误导性信息等行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黄明涛透露,目前,由冠城大通受害者组成的维权者群人数已达41人。

不过,毕英鸷称:“尽管投资者有权向以上行为人维权,但要真正落到诉讼实务中,索赔仍然是困难重重。”

毕英鸷指出,通过网络微信群等方式发布证券投资建议,存在取证难的问题。受害投资者无法准确判断信息发布者及微信群召集者的真实准确个人信息。同时,操控证券市场要求行为者为最终获利者,这一点很难界定。

另外,由于存在民刑交叉,即便通过民事诉讼,最终也可能因涉及刑事犯罪而导致民事维权无法继续,而刑事立案往往需要证监会先对相关单位、人员进行处罚,并同步将犯罪线索移送公安机关侦查后再立案,此过程可能耗时较长。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黄明涛、龚浩、冯磊均为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追逐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soandroid.com/28643.html

作者: 蓝银色的海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